熟悉的陌生人作文1000字

日期:

【第1部分】

又是一个星期五的晚上,夜晚是庄严的。在学校度过了辛苦的一周后,我拖着自己的身体。一进家门,我第一件事就是想倒在卧室里。椅子上,我拿起久违的手机,看着一周的空间动态,和初中同学聊天。可这时,妈妈走了进来,在她旁边的椅子上坐下。 ,看着她研究我的姿势,我就知道出了什么问题。

他想再说话,但又犹豫着说不出口,生怕引起我的不满。最后,她开口问道:“这周你在学校过得怎么样?”我早料到会这样,所以冷冷地应道:“没关系。”妈妈显然希望我能多说一些。有的,但见我半天不说话,她就知道我没有这个意思。她刚刚还神采飞扬的脸色又阴沉下来,却无奈地问我:“你就没有什么有趣的事要告诉我吗?”我此时此刻。她本来就很不耐烦,再听到这样的话,简直是火上浇油,语气变得更重了:“你能不能别再问了,我真的无话可说了!”听完这话,她愣住了。过了一会儿,他苦笑一声,无奈道:“好吧,那我就不打扰你了。”说完,他就关上门离开了。

然而,妈妈的离开并没有让我高兴。相反,它让我深深地思考。我不禁想知道这种状况持续了多久。看来,自从上了高中之后,我和妈妈的关系就变得更加亲密了。越冷,我就越觉得自己像个陌生人。但在她看来,她一周只能在周末见我几次,而我大多都沉浸在作业中抽不出来。能有机会聊天对我来说很不容易。我什至被赶走了,也许对我来说我有学习和同学,但对一个妈妈来说,她最想说话的人就是我!看着自己的孩子依然是熟悉的模样,却变得越来越陌生,她该是多么痛​​苦啊!

记得有一次,学校要求我交一张妈妈的画,但我心里却没有任何想法。这时,妈妈过来教我画画。画完后我发现这是一张妈妈给我讲故事的照片。虽然笔法较差,但两个人却很美。他们的脸上都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当时,妈妈的笑容也很灿烂,她告诉我,她一直想给我讲这样的故事。那时的生活是多么无忧无虑、多么美好啊!

沉思片刻,我猛然醒悟。我为此感到非常幸运。我不顾天黑,跑到书桌前拿出蜡笔。我想为妈妈画一幅画作为补偿。这一定是最美的图画。 !

第二天一早,我就早早的起床,睡眼惺忪地等妈妈走来吃早餐。当我拿出我的杰作时,我看到妈妈坐在椅子上,我正在高兴地给她讲故事。转眼间十年过去了。与十年前的画作相比,两个人的位置都发生了变化。虽然没有华丽的效果,但是没关系,因为这幅画有一种爱的气息。她看到后愣了一下。然后,我看到她的眼睛红了,但她却在微笑。那是多么幸福的笑容啊。我也笑了,因为我能感觉到小时候熟悉的气氛又回来了。回来。

看着窗外冉冉升起的太阳,即使熬了一夜,也比以前更加清新明亮。我轻松地想: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熟悉的陌生人了。妈妈,让我给你讲你永远想听的故事吧!

【第二部分】

已是黄昏,太阳西斜,天边的云彩燃烧着明亮的光芒。路边,那棵又高又细的杨树,寂静无声;路上,两道被夕阳拉长的身影相互倚靠,缓缓向西走去。

“……小时候,家里很穷,很少吃过一两次肉。家里四姐妹的财产很少。有一次,家里烤猪肉,大人们把它分给我们。我吃了,吃完了还想吃怎么办?我对大姐说:姐姐,你看,那边有两只麻雀在打架。当大姐看麻雀的时候,我拿起她碗里的肉,塞进他嘴里,擦擦嘴,转身就走……”爷爷深沉声音随着夏天的微风飘进耳边,我牵着爷爷的瘦胳膊,沿着这田野小路向前走。

“小时候,我在外面给别人打工,真的很辛苦……”爷爷点燃了一支烟,叼在嘴里,给我讲起了他这些年的趣事。他以一种不紧不慢、低调的方式描述了他的记忆。

风向西吹,吹走了天边的夕阳。天空中还没有星星,天空仍然是暗淡的洋红色。杨树化作狭长的影子,指向前方蜿蜒的小路。

“天快黑了,我们回去吧。”爷爷眯着眼睛,看着远方。

爷爷是我最敬爱的长辈。平日在家,他很少说话,只点一根烟,一个人不停地干活:洗碗、挑菜、淘米……他的存在似乎只有时不时的一两声咳嗽。爷爷听力不好,听不清别人说的话,但我说的每一句话、每一句话,他都能听得清清楚楚、真实可信。

爷爷性格宽容。不管奶奶怎么骂他,他都会默默干活,不发一言。他喜欢给我讲他童年的有趣故事,也喜欢给我讲抗战的故事。我会看着他黝黑的脸和朦胧的眼睛,用微笑迎接他慈祥的目光。

爸爸说,爷爷没有自己的主见,但也不想表扬或批评。他读了很多诗歌和书籍。文革期间,他是村里唯一被保送上大学的秀才。但邻居的叔叔却嫉妒他,百般刁难,最终结束了祖父的学业。

不知道爷爷作何感想,但我听到这件事后,既愤怒又心疼。我不知道祖父的岁月里有多少辛酸的回忆——也许多得数不清,也许足以让我为他们感到遗憾一生,但终究我无从知晓。血缘让我们有了亲密的祖孙关系,但我却从未真正触摸过他的童年,他的青春,还有他“树皮”脸上的皱纹。在这条小路上,我们是最熟悉的亲人,但在这漫长的人生路上,我们只有片刻的问候。

我和爷爷,我和爷爷,是熟悉的陌生人。

夜空中的星星多了,它们亮了起来。凉爽的晚风带来了树枝上的蝉鸣和田野里的蛙声。

“我们到家了。”爷爷嘴边的烟头火花在夜色中舞动,昏暗的月光反射着不远处昏暗的灯光。

【第三部分】

“嘟——” 扬声器里传来刺耳的声音。

我害怕地站在舞台上,喉咙仿佛被掐住了一样,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的手心全是汗,几乎拿不住麦克风。

舞台下漆黑一片,只有模糊的人影,就像一个巨大的黑洞,想要吞噬舞台上的一切;但舞台却出奇的明亮,强烈的光线将台上的人照得睁不开眼,头脑也睁不开。中亚完全茫然,甚至感觉自己赤身裸体,被观众盯着。

喇叭里的声音消失了,周围恢复了死一般的寂静。舞台上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到,但我却仿佛能听到观众的窃窃私语和窃窃私语……

“喂!你在想什么?准备等待吧。”同组的一个朋友把我拉回了现实。我松了口气,感觉有点幸运。

我的手心都粘满了汗水。我伸手口袋里掏出纸巾,却碰到了一块略硬的纸板。我像触电一样缩回手,抓住衣角,暗自告诉自己:“我不需要,我自己可以。””

站在幕布后面,听着前面的选手们流利的演讲,想到自己前一天排练时表现不佳,我的手不自觉地微微颤抖。我慢慢地深吸了几口气,却没有什么效果。我紧张得几乎想逃跑。

“别害怕!不尝试一下,你怎么知道自己有多大潜力。”等待会场前朋友对我说的话突然在我脑海中响起,我终于平静了一些。

前面的选手都出色地完成了演讲,很快就轮到我了。我下意识地再次把手伸进口袋。里面是我前一天准备的备忘单,以防万一发生意外。我想了想,拿出那块纸板,揉成一团,扔到旁边的垃圾桶里,深吸了一口气,紧紧握住麦克风,上了台。

正如我想象的那样,舞台亮如白昼,舞台黑如夜,看得我头晕目眩。想着朋友的话,我用力捏了捏自己,渐渐平静下来。之前背过的手稿又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我轻轻拉了一下皱巴巴的衣角,开始演讲。渐渐地,台下的观众在我眼里似乎不再存在了。这是我的舞台,我可以尽力而为,我对自己说。

演讲时间不长,但对我来说却仿佛是上辈子的事了。当我走下讲台的时候,我还是有些困惑。

“你刚才太棒了,语言流利,自信大方……”听着朋友在一旁喋喋不休,我被她的话有点愣住了。这是我吗?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受到这样的评价。她口中的我,一点也不像我,完美如我,美丽如我。

我们真的了解自己吗?也许很多人觉得别人既熟悉又陌生,但我们自己不就是熟悉的陌生人吗?

人生苦短,何不尝试一下。短暂的一生,让我们不能只看到熟悉却平庸的自己。人应该努力挑战自己,超越自己,战胜自己,看到熟悉又陌生的“我”,成为熟悉又陌生的“我”。

【第四部分】

我的曾祖母在家乡通常被称为老太太。老太太八十多岁的时候就去世了。她去世时我只有四岁。现在我家乡的墙上挂着她六十多岁时的照片。

依稀记得老太太种的黄瓜俗称“肥黄瓜”。瓜成熟时,外皮呈土黄色。老太太就像一根肥肥的烂熟黄瓜,脸颊上不知不觉地长出了一圈圈,可她的心却像瓜肉一样嫩。

炎热的下午,我躺在摇椅上昏昏欲睡。脚边的蚊香让我昏昏欲睡。突然一声喊叫:“买冰棍,一块钱一根,一块钱一根!”听了这话,我立刻来了精神,冲进我的小房间,打开我的小“银行”,拿了一张。”“大阳”朝着喊叫的地方跑去,全然不顾身后父亲略带哭腔的话语:“别这样。”走吧,太晚了!”当时,我只是朝着“诱惑”跑去,并没有多想“那太晚了”这三个字。当我拿着准备和大家分享的清凉可口的冰棍高高兴兴地回家时老太太,我发现大人们都无助地靠在门槛和柱子上,而奶奶则躺在床上,盖着白布,抽泣着。我不解地看着他们,盯着他们看了一会儿,然后就跑了跑远了,跑的时候留下了冰棍的痕迹。我四处寻找老太太,却没有找到。我突然意识到什么,赶紧跑到房间。他拿起我的“银行”,对着老太太喊道。老太太:“老太太,还没饱,快起来,快起来!”爸爸把我抱起来,手里的冰棒已经变成了一滩水。别再回来。

那时候,总有一个卖冰棍的老人,推着一辆汽车,自带音效。车上有一个乳白色的木箱,上面盖着花被。他的军用扩音器每天下午都会准时引诱人们。我呢,这个时候老太太就会偷偷把我叫出房间,从打着补丁的裤兜里掏出一个烟盒做的钱包,掏出两枚五十分硬币给我。这对我来说是最幸福的事情。片刻。冰棒1根50美分,我会把多余的钱存进她给我做的存钱罐里。有一次我像往常一样拿着奖金去买冰棍。正当我高兴地吃着饭,向老太太走去时,我突然看到了妈妈。为了保护我和老太太之间的秘密,我赶紧向老太太跑去。他把“战利品”塞进了老太太的嘴里。这时,“调查员”走了过来,微笑着离开了。 “你是个聪明的小孩子,演技不错,老太太给你做拌黄瓜。” “好的!”

我跟着老太太到了厨房,看到了两根肥硕的、微黄的黄瓜,上面还留着籽。渴望的眼神让老太太笑了。她凑到我耳边说道:“小卫士,你看,小心点,万一被他们发现了,可就倒霉了。”我心里知道。看着安全健康的肥黄瓜,我已经闻到了黄瓜和酱油的诱人香味。我家离村口食堂较远,做饭时一般只加一点酱油提味,但老太太对我从来不吝啬。当我端着小碗准备享用时,只见老太太正微笑着看着它。当时我以为她想吃,就笨手笨脚地用小铁勺舀了一块递给她。她居然哭了,我也哭了,说:“老太太,我都给你了,你别嫌少了。”别哭了。”老太太笑着说:“哈哈,我觉得这个比冰棒还甜。”

后来我离开了那里,很多事情都记不清了。即使现在我也不知道她的名字。据家人介绍,老太太一直很随和、大方。如果有小朋友经过,她总会从口袋里掏出几颗水果糖送给他们。它们像肥美的黄瓜馕一样透明柔软。

我盯着墙上老太太的照片。熟悉的是她右唇下的那颗痣,陌生的是肥黄瓜的味道和她六十多岁的样子。

【第五部分】

路人的闲言碎语,淹没在浩瀚的时间山谷里。唯有陌生男孩的歌声和吉他,如清澈的溪流,流过彼此短暂交织的生命,温暖着陌生人的心。

暑假期间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一直在两个地铁站之间徘徊。在这座闷热的地下城里,我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经历这样的事情。无法逃离的压抑,再加上连续几天的大雨,让人更加感到无助和烦躁。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环顾四周,无意中在人来人往的间隙发现了那个陌生人。他靠在人群旁边的墙上,既可以让路人注意到他,又不会妨碍行人的路线。他二十岁左右,一头干净清爽的碎发,穿着白色T恤,浅白色牛仔长裤,脚踩一双白色运动鞋。他双目微闭,白皙的脸上写满了一丝平静。微笑着,左脚不时随着节拍轻轻踏在地面上。眼前的他,似乎看到的不是冷漠而匆忙的身影,而是一张张期待、享受的面孔。

他的声音清脆空灵,仿佛就是我一直在寻找的清流。与其他街头歌手不同,他的歌声中没有激情的侵扰,而是缓慢的山间溪流。这时,一列地铁列车隆隆驶来,人群轰鸣着涌了上来,再加上轮轨的剧烈碰撞,完全掩盖了附近的歌声和吉他声,但当地铁渐渐远去的时候,那时候歌声又渐渐响起,依然是那么不紧不慢。

从此,我习惯了每天在这里站一会儿,掉下两个硬币,错过一辆公交车,听着这个陌生人发出的外星人声音。这似乎是一个巧合。每当我来的时候,他总能睁开深邃的眼睛,微笑着看着我,然后继续唱歌。我不知道他是谁,无论是为了生计还是其他原因,但我每天总能准时来到这里,作为他最忠实的听众,我喜欢听这纯净的声音,没有任何杂质。我想,能演奏出这样音乐的人,心里也一定有这样的感觉。

来来往往的路人时不时会掉落几枚硬币,但又停不下来。我知道他们太忙了。是啊,现代社会有谁愿意像这个陌生的男孩一样,用一生的24小时来温暖那些路过的人浑浊而焦虑的心呢?在地下城这个压抑的角落里,谁愿意24小时忍受嘈杂的环境、站立的疲劳甚至旁人的冷眼?他就像泥里的一朵游云。

我心里渐渐明白,人生的终极目标不是事业成功,也不是成功后获得荣誉,而是实现人生的意义,实现生命的丰富。从此,我不再抱怨四处奔波,而是坚定地前行。

谢谢你,那个熟悉的陌生人。因为短暂的陪伴,原本不认识的人就产生了联系。陌生人的善意,那点简单的温暖,变成了世界上最珍贵的礼物。